陈香梅-陈纳德写就中美共有历史佳话
2017-04-15 13:04:50
  • 0
  • 0
  • 9

   

2015年8月,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颁发了30枚抗战英雄纪念章。其中,美国空军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将军的遗孀陈香梅领取了奖章。美国飞虎队在抗战期间保卫中国领空的事迹已名闻遐迩。

    克莱尔·李·陈纳德(ClaireLeeChennault),1893年9月6日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康麦斯,1919年从飞行学校毕业。 1936年1月,中国空军毛邦初上校邀请他到杭州笕桥的中央航空学校担任飞行教官,1936年6月3日,宋美龄任命他为中国空军顾问,帮助建立中国空军。

1 941年8月1日,中国空军美国航空志愿队成立。1942年7月,航空志愿队转变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1943年3月10日,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编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陈纳德担任少将司令。同年被聘为中国空军参谋长。之后中美空军组成混合联队并投入战斗,陈纳德任指挥。

   陈纳德率领飞虎队来到中国之前,日本轰炸机进入中国领空如入无人之境,对毫无空中防御能力的城市乡村进行狂轰滥炸,甚至低空飞行,直接向手无寸铁的民众扫射。飞虎队的到来,使日本轰炸机只有在战斗机的掩护下才敢出动。有一个数据可以说明:从1944年11月到1945年5月15日,美国第十四航空队(即飞虎队)共击毁日本飞机1634架,。陈纳德领导的那些头部画着鲨鱼头的飞机被中国人誉为空中的猛虎,威震长空,日本侵略者在中国已没有了空中优势。

   1944年10月,当陈香梅与陈纳德第一次相遇时,陈香梅才19岁,而陈纳德已经51岁了。这个时候陈纳德是美国第14航空队司令官,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飞虎队指挥官。而陈香梅刚从岭南大学毕业,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女记者。

   陈香梅被中央通讯社安排采访陈纳德。在空军指挥部里,陈兴高采烈地向陈香梅讲述着自己的“英雄史”,好汉乐提当年勇,尤其是有这么一位红颜知己当听众,陈香梅则全神贯注地聆听着,记着笔记。陈纳德也讲到工作中遇到的困难与苦恼,这么多年来陈纳德在华作战遇到的阻挠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人而非日本人,他常有一种哑巴吃黄连的苦痛,现在,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对象。按照规定,陈香梅每次采访不能超过10分钟,但由于陈纳德每次都谈得忘乎所以,常常超过了这个时间。后来他们渐渐地心有灵犀,每当陈香梅觉得将军谈话要结束的时候便提出离开,她总是能恰到好处地把握住这个节点。陈香梅说:“这是我们心灵相融、默契的开始,这种默契一直延续到他生命的结束。”

   1945抗战胜利后,陈纳德分别向中美军方辞职退役。蒋介石专门为陈纳德举行了一个授勋晚宴,蒋介石授予陈纳德中国最高勋章,他成了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外国人。

前来采访新闻的陈香梅。紧紧握手,在一起手,都没有说话,久久没有松开,一切尽在不言之中。陈香梅低着头打破了沉默:“明天我会到机场为你送行的,将军!”

  他把手轻轻地搭在她肩上,她慢慢地抬起头望着他。他伸出双臂拥抱住她,弯下腰,与她热烈地、长久地吻别。她处在从未有过的激动之中,听见他轻声但充满自信的声音:“我会回来的!”

   陈纳德向陈家苦苦求婚已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陈家是名门望族,陈香梅的外祖父廖凤舒与廖仲凯是亲兄弟,父亲是外交官,曾与陈交往多年。她俩一次又一次地和父亲谈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获同意。

    1947年12月21日,陈纳德与陈香梅在上海虹桥路陈纳德的寓所里举行了婚礼,陈纳德身穿空军制服,陈香梅穿着美丽、高贵的婚礼长裙。

  这是陈纳德一生中的另外一段光辉岁月。他在事业上风生水起,到这一年年底,民用航空公司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拥有上千名雇员的大公司。除了运输救济物品之外,公司还得到蒋介石的允许,可以运载中国批准进口的东西,这使得他们获利颇丰,不仅偿还了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预支的借款,还开始盈利。

  1947年年底,陈纳德,与国民党签署了租约合同,给国军运送军火、粮食和药品。由于国军节节失利,民用航空公司也被迫不断转换他们的基地,其总部也从上海先后移至广州、昆明、海南岛,最后到了台湾。

  民用航空公司总部设在台北市。陈纳德一家定居在台北市武昌新村12号。在台湾,蒋介石亲自为香梅的两个女儿取了中文名字,大女儿叫美华,二女儿叫美丽。而宋美龄则做了两个小天使的教母。


   中国大陆在50年代将陈纳德定为反动的飞贼。人民日报刊登了《陈纳德空运队屠杀中国人民的证据》和《美军曾恣意凌辱劫掠我同胞昆明市民愤怒控诉并揭发空中强盗陈纳德罪行》声称他参与内战和贩毒。并出版了小人书《飞贼陈纳德》(绘画者;江栋良。群联出版社,1951年3月再版。)这些说法一直持续到80年代。


   1958年7月2日,陈纳德因病在华盛顿去世,终年67岁。临终前十天被授予空军中将。

 陈纳德的墓碑正面镌刻着他生前获得的各种奖章和勋章,背面是用中文写的“陈纳德将军之墓”七个大字,这是阿林顿军人公墓中唯一的中文文字。陈香梅在墓旁种了一株红豆,“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后来陈香梅,用英文写成了一本书,名字叫做《一千个春天》。书中写尽了她和陈纳德爱情的甜蜜和死别的哀痛,“生命只不过是短短的数十年,我的幸福来得太早,也去得太快,生命似昙花般转瞬即逝,但我应该感谢上帝,我比许多人有福,因为我曾经有过爱。-----如果上帝容我选择,我会在死后更加爱你!”

英文版的《一千个春天》,荣登美国十大畅销书榜。一年之内销了二十版。

陈香梅终其一生都没有再婚,陈纳德去世的时候,陈香梅刚33岁。

   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于1960年移居美国华盛顿。在这里,她从头开始,孤身奋斗,站住了脚跟。她曾入乔治亚城大学工作, ;她以个人经历和中国问题为题,在全美巡回演讲。

她继续笔耕不辍,著述颇丰,发表了《遥远的梦》、《寸草心》、《我与华府》、《往事知多少》、《一千个春天》、《春秋岁月》、《陈香梅自传》、《我看新中国》、《留云借月》、《往事知多少》,五十多部中英文著作。

     她进军政界、商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三十多年来,从肯尼迪到克林顿,先后八位总统都对她委以重任。全美最有影响的华人人之一。

   1 963年,她受肯尼迪总统委任到白宫工作,成为第一位进入白宫的华裔。在1970年前后,大陆《参考消息》常抨击她为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国的代言人。

   尼克松委任为全美妇女支持尼克松竞选总统委员会主席,并兼任亚洲事务顾问;尼克松获胜后,她于1968年被任为共和党行政委员和财务副主席。

   1980年,陈香梅作为里根总统的亲善大使访问北京,在人民大会堂的国宴上,被邓小平安排在第一贵宾席,位在美国参议员史蒂文斯之前。邓小平风趣地说:“陈香梅坐第一,史蒂文斯先生坐第二。因为参议员在美国有一百个,而陈香梅嘛,不要说美国,就是全世界也只有一个。”

   陈香梅从北京飞到台湾,转达邓小平同意台湾老兵回大陆来探亲意见,时任任国民党中央副秘书长的马英九,为蒋经国完成了《民众往返大陆探亲问题之研析》初稿。蒋经国去世前夕,1987年11月,台湾当局宣布开放台湾居民赴大陆探亲,揭开两岸民间交流的序幕。

    她在两岸之间积极奔走,搭建起两岸沟通交流的桥梁;更以实际行动来支持中国的发展。她于1984年特设“陈香梅教育基金”,20多年来为中国教育投入了数百万美元,用于兴建学校、提高教师待遇等。1995年   9月,陈香梅主席还出资100万元,在上海市静安区设立基金,用于培训下岗女工。此外,她还受聘担任了中国侨务、妇联、旅游等多个部门的顾问。此外她是中国海外交流协会顾问,中华全国妇联名誉顾问,中国国家旅游局特别顾问,陈香梅教育基金会董事长。还是北京师范大学、沈阳东工大学等院校的客座教授。

如果陈纳德没机会见到宋美龄,那么他将肩扛退上尉军衔退役;如果他不到中国,陈香梅不会认识他,陈香梅也难于近中美两国的最高层。他们都将老死于市井之间,像芸芸众生一样默默地消逝。历史给了他们机遇,让他俩写出了中美两国共有历史的传奇。

1979年   4月23日,20集电视连续剧《一千个春天》在台北举行了隆重的首映式。同时台湾电视陈香梅电视剧奖在台湾设立。2010大陆拍摄了电视剧《陈香梅》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