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蒋介石的台独“大统领”廖文毅是怎样被收服的
2017-05-05 21:29:30
  • 0
  • 0
  • 11

 1961年10月26日,一名专事暗杀先总统蒋公的刺客从东京飞到台北。刺客名郑松涛。三十八九岁,自称郑成功的后代。多年在日本以当保镖为业。这次来台假冒是日本华文报社记者。

     郑入住台北白龙宾后,给幼时密友、时任台北市警察局刑侦大队刑警岳安和打电话,邀其去宾馆叙旧。一番寒暄之后,郑松涛说自己改行当了记者,负责专门介绍台湾政要人物的栏目,故意一连几次谈总统,套出了蒋介石的一些日常情况。

  正巧,三天后报上刊登了一则消息,说蒋介石将于次日下午二时去“革命实践研究院”作演讲。郑松焘觉得机会来了,决定次日冒险行刺。由于海关安检,郑松焘入境时没携带手枪,他事先已经盘算,向岳安和借用。郑松焘给岳安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准备到龟山岛去走一趟,为安全计,想借一支手枪带着防身,希望老朋友给予方便。

   岳安和接到郑松焘的借枪电话后,口头上虽然答应,但心里已经觉得不对头了。龟山岛既无野兽,也无海盗,对于旅游者来说,安全不会发生问题,无需携枪防身。岳安和又联想到他多次打听与蒋介石的安全警卫情况,也看到报上已公布了蒋介石明天下午要去“革命实践研究院”演讲的消息。郑松焘偏偏要在这个当儿借手枪,这难道是巧合吗?是不是要行刺“总统”?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那我岳安和提供情报、武器也逃脱不了干系!岳安和坐不住了,决定向当局举报。

    岳干了多年的刑警,作出举报决定之后又反复考虑:该向哪个部门举报才能安全无误。反复掂量,决定直接向蒋经国举报为最佳。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根本进不了蒋经国的大门。于是想了个主意:骑上两轮摩托车,驶到蒋经国官邸大门前,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向蒋府大门撞去。就在摩托车即将撞进大门的一刹那,两个便衣把岳安和从摩托车从揪了下来。岳安和的目的达到了。蒋经国在官邸小客厅里接见了这位不速之客。

   蒋经国听完详情后,立即给蒋介石官邸下令:"从现在起,按战备措施进行官邸警卫,外人不论是谁,一律不准进入官邸;总统要出去,必须力劝,劝不住就给我拦住,就说是我进的言。一会儿我马上过来当面解释。”"

  接着,蒋经国又给“安全局局长”陈大庆进行了布置:“事不宜迟,你把手下的精兵强将调上二三十个,叫岳安和带路,去白龙宾馆把郑松焘逮住,由你亲自审讯,弄清行刺背景,立即报我。”

    蒋经国布置妥当后,驱车前往蒋介石官邸。蒋取消了的活动安排,下令全岛缉捕刺客!

     抓捕行动没有成功。原因是郑松涛更警觉,他眼见岳安和驾着摩托车出了警察局大门,便马上叫了一辆出租车紧随其后,亲眼目睹了岳安和驾车闯入蒋府的一幕。郑马上另雇一辆“的士”,长途行车240公里逃往嘉义市,连夜逃离台湾岛,经香港返回日本。狡猾的郑松焘曾盘算过自己下手后,肯定难以用合法的方式逃离台湾,所以预先安排好了偷渡事宜。

    事后台湾情报部门查明,这次未遂暗杀行动的幕后指挥者是受到了台独“大统领”廖文毅。 



    廖文毅1910年生于台湾云林县,20世纪30年代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工程学院,后在美国俄亥俄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40年,廖文毅返回台湾经营企业。1945年10月,台湾光复。廖文毅满以为身为留美博士,理应谋一显赫职位。可是台湾长官公署只安排他做工矿处的一名"技正"。不久,和其兄廖文奎一起参选民意代表,均遭惨败。

       1947年2月28日,台湾暴乱(二二八事件)。此期间,廖氏兄弟此期间并不在台湾。可是,兄弟二人仍列名通缉名单里。原因是台湾行政长官陈仪发现他们和美国大使馆、领事馆官员有勾结。

     廖文毅仓皇逃到了香港。在香港成立了"台湾再解放联盟"还曾向联合国递交了"请愿书",要求联合国台湾自治,或联合国"托管"台湾。1950年,廖文毅在日本组建"台湾民主独立党",自任主席。1955年,他在东京成立了"台湾共和国临时议会",次年又成立了所谓"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自封"大统领"。1960年,廖文毅在台湾组织成立了"台湾独立统一战线"。

    在台湾境内,设立“台湾民主独立党地下工作委员会”。分别派员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招兵买马,购买武器,抢劫运钞车辆,密谋暗杀两蒋。廖文毅认为:"中华民国"之所以能在台湾苟延残喘,主要是因为蒋介石在;只要蒋介石一死,"中华民国"也就完了,"台独"就可实现了。

     他在日本操持收买了自称郑成功后代的刺客郑松涛。郑松涛三十八九岁,毕业于日据时期的"台湾警察学校"。在日本,郑松涛一直为日本的达官显贵当保镖。廖文毅的手下已找到他,郑松涛便拍着胸口大声说;"给我500两黄金,就能买到蒋介石的头!"

    1962年1月26日,台独地下工作委员会被侦破,全案牵连达一百多人。

     蒋介石最担心廖文毅得到“国际野心分子”的支持,严令调查局严密监控,因此,对流亡在日本的台湾民主独立党成员进行分化、策反、招抚就成为国民党特务机构的主要工作。1958年,“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的“外交部长”陈哲民率先归顺,次年,投诚的台民独党中央委员达到18人。同时,蒋政府也坚决封堵台独分子的国际活动空间,反对廖文毅访问美。

       自1956年起,调查局及保安司令部即开始从事廖文毅的策反、招抚工作。初时,请廖文毅的80岁的母亲廖陈明镜给儿子寄相片,写信,继之,请从廖集团分化出来的第一人陈哲民给廖文毅写信,均无效。1958年之后,廖文毅的老友、商人刘传能经过调查局同意,到东京会见廖文毅,试着询问他:“你是博士,是有学问、有才能的人,假使有机会让你回台湾去,为我们台湾人做一些实际的贡献,你是不是可以放弃台湾独立的主张?”廖答:“问题没那么简单。”调查局据此判断,廖文毅已经动心。

       1964年10月29日,台湾警备总部军法处宣布判处“地下工委”主犯黄纪男、廖史豪二人死刑,廖文毅的嫂嫂廖蔡绣鸾等二人有期徒刑15年,弟弟廖温进等8人有期徒刑12年,其他人则分别判处6年、5年徒刑不等。在复判定案之前,蒋经国亲自召见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蔡培火、台湾省议会议长黄朝琴等人,命他们赴日会晤廖文毅,劝其以拯救黄纪男、廖史豪的性命和系狱重病的嫂嫂廖蔡绣鸾为重,放弃台独,回到台湾。事后,调查局又动员廖史豪的四妹廖菊香到东京传话。1965年5月初,廖文毅回话,愿意谈判。

   廖文毅既愿意谈判,调查局局长沈之岳遂决定派第三处处长毛钟新赴日。毛带了廖文毅母亲的录音带,内称:“赶快回来吧,我眼睛看不见了”。此外,毛钟新还带了蒋经国的三项保证:

1、无条件释放所有与台独有关系的政治犯;

2、归还被没收的财产;

3、政府给予相当地位,如省府重要职务,或台糖董事长。

    毛钟新到达东京后,得到廖菊香的妹婿,在日本三菱电气公司任职的陈长秀的帮助,陈劝廖文毅回台看看,说是“如今台湾很进步了,白色恐怖结束了,变很多了。”毛并称:“这是给廖先生最后抉择的机会。如果廖先生不接受,我只好回去报告蒋部长,对廖史豪、黄纪男一案,公事公办。”所谓“公事公办”,其含义廖文毅当然明白,他几乎没有多大犹豫,就全部接受。他要求得到某种保证,毛通过驻日大使张厉生向台北请示,蒋经国答应由毛与廖签署协议书,交由廖所同意的政坛要人保管。据说。此项文件后由张厉生交日本政要岸信介保管。

    协议既成。1965年5月14日,廖文毅随毛钟新飞达台北松山机场,沈之岳、亚盟中国总会理事长谷正纲、国民党中央党部副秘书长徐庆钟、前台湾省议会议长黄朝琴等到场欢迎。廖文毅在机场首先表示感谢蒋介石允许他归来的“美意”,声称:“过去的那种愚昧主张,已随着他的归来告一结束,台湾人本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同属炎黄后裔,台省同胞都自中原而来,有千百年系统可考。”5月15日,《中央日报》发表社论,表扬廖文毅的归来。

      5月16日,廖文毅回到云林西螺镇故里。其母已年过九十,两眼失明,长期卧病。为了等候分离18年的幼子归来,这天特别挪到客厅前的躺椅上。据报道,廖文毅入门后,立即奔向中堂,跪到母亲面前,叫了一声:“阿母,我回来了。”其母也只说了一句话:“阿志,你终于回来了。”见过母亲之后,廖文毅又到位于西螺郊区的祖坟前祭扫,献花、祈祷。当日,遵沈之岳之命,返回台北。

      18日蒋经国接见廖文毅,告以廖史豪、黄纪男、廖温进已呈报蒋介石,依法赦免,并予复权,廖蔡绣鸾原处没收财产,免予执行。19日,国民党中央第六组召开会议,拟具《廖文毅反正归来后在心战工作上应有之运用要点》,提请核议。

     廖文毅回到台湾之后,即陷入各种欢迎、接待和参观中。7月2日,蒋介石接见廖文毅。廖表示:台湾进步很大,“远东第一,比日本还好。我们的工业也欣欣向荣,水力发电和道路桥梁的建设,都为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当蒋介石听说廖文毅才56岁时,便鼓励说:“那你还有很多时间为台湾很多事情。”

    5月17日,蒋经国在“国防部”月会上训话,声称台湾民主独立党是“台湾独立”运动的中心,“最近廖文毅悔悟归来,这是政治上很大的事情”,但仅仅“解决了一部分”,“思想与组织还未能彻底的根绝”,

    廖文毅的回归给台湾独立运动以沉重打击。“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港澳办事处”宣布解散,成员纷纷返台。

     1965年10月31日,廖文毅被任命为曾文水库兴建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负实际责任当时台湾第一大的水利工程库建设,对于嘉义及台南地区具有灌溉、防洪、发电、旅游等多项效益。两条导水隧道之间兴建的地下水力发电厂,每年可发电2亿1千8百万度,供水量可从5万4千吨增加至近23万吨。

      (本文根据360资料和扬天石相关博客编写)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