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没同日本签过《二十一条》
2017-08-14 21:12:48
  • 0
  • 0
  • 10


无论教科书中还是国人的历史记忆里:袁世凯是“窃国大盗”,因为想当皇帝,积极寻求日本支持,同日本签订过屈辱的“二十一条”。

然而遍翻中日档案,从没有袁世凯签过所谓“中日21条”。

那么,有没有“二十一条”呢?答案是有!但那个“21条”只是日本单方面提出的。袁大总统无权不让日本提出,但是你提出来,我有权不接受,有权选择接受多少!

袁氏在外交上一直是依赖欧美抵制日本,一战爆发后,日本政界元老井上馨认为欧洲大战"对日本国运发展乃大正年代之天佑"。1914年9月,日本借英日同盟之名,向德国宣战,出兵占领胶济路及青岛,中国无力驱逐。1915年1月18日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违背外交惯例,越过外交部直接向袁世凯递交"二十一条"密约,分为五号,旨在将中国变为日本的附庸国。

亲历那段历史的《民国演义》作者蔡东藩评这个“21条”:第一号分四款,是谋吞山东。第二号分七款,是谋占南满洲,及东部内蒙古。第三号分二款,是谋汉冶萍公司。第四号专件,及第五号七款,简直是要将中国主权,让与日本,不啻为日本的保护国了。

下为《二十一条》反响最大的内容,第一号和第五号原文:

(第一号)日本国政府及中国政府,互愿维持东亚全局之和平,并期将现在两国友好善邻之关系,益加巩固,兹议定条款如下:

(一)中国政府,允诺日后日本国政府拟向德国政府协定之所有德国关于山东省所得各种权利利益让与等项,概行承认。

(二)中国政府,允诺凡山东省内,并其沿海一带土地及岛屿,概不让与或租与他国。(三)中国政府,允准日本建造由烟台或龙口接连胶济路线之铁路。

(四)中国政府,允诺为外国人居住贸易起见,从速自开山东省内各主要城市,作为商埠。其应开地方,另行协定。

(第五号)

(一)在中国中央政府,须聘用有力之日本人,充为政治财政军事等各顾问。

(二)所有在中国内地所设日本病院寺院学校等,概允其土地所有权。

(三)向来中日两国,屡起警察案件,酿成争衅,故须将必要地之警察,作为中日合办,或在此等地方之警察官署,聘用多数日本人,筹画改良中国警察机关。

(四)由日本采办一定数量之军械(譬如在中国政府所需军械之半数以上。)或在中国设立中日合办之军械厂,聘用日本技师,并采买日本材料。

(五)允将接连武昌,及九江、南昌路线之铁路,及南昌、杭州间与南昌、潮州间之铁路权,许与日本国。

(六)在福建省内筹办铁路矿山及整顿海口(船厂在内),如需外国资本之时,先向日本国协议。

(七)允准日本人在中国有布教之权。


袁氏接到日本"二十一条"的密约后,愤怒地对其日本军事顾问表示:"日本竟以亡国奴视中国,中国绝不做高丽第二。"尤其对第五号最为不满:"其中最为难堪者,曰切实保全中国,曰各项要政聘用日人为有力顾问,曰必要地方合办警察,曰军械定数向日本采买,并合办(军)械厂,用其工料。此四者……如允其一,国即不国……予见此四条,……誓以予一息尚存,绝不承诺。”

(陆征祥)

袁在谈判不久即更换了外交总长。-任命陆征祥取代孙宝琦。袁氏之所以这样做有两种考虑:一是新官上任要处理很多事情,会耗去很多时间,因此对日交涉肯定受影响。二是袁世凯认为陆征祥外交资历丰富,但不懂日语,因此会议进行时双方言词翻译可以耗去不少时间,进而起到拖延谈判的作用。


(曹汝霖)

1915年2月2日,中日代表举行第一次交涉会议,列席人员中方代表为外长陆征祥、次长曹汝霖、秘书施履本,日本方面是日置益公使、小幡参赞、高尾参赞。自2月2日至4月17日,共开正式谈判会议25次。期间,2月9日,中国提出修正案一次,4月24日,日本提出修正案一次。

据顾维钧回忆录记载:"日本要天天谈,每周五次,陆则提出每周开会一次,并和颜悦色地和日方争辩。他说他很忙,有许多别的外交问题等他处理,他还要内阁的会议。日本公使多方坚持,最后达成妥协,每周会谈三次。……每次会议都在下午三时至五时召开。当会议开始时,他的客套话会长达十分、十五分甚至二十分钟。客套话后又命献茶。令日本公使益置信心烦也无法拒绝。讨论中,一切必须由日文翻译成中文,及由中文翻译成日文。陆征祥习惯于讲究辞藻,出言文雅,轻言慢语,译员有时听不大清,有需请他复述一遍。遇到困难时,陆征祥即向日方提出:'我将就此报告大总统,下次会议时给贵方答复。'"靠这些手段,陆征祥硬是将对日谈判从2月2日拖到了5月7日日本向中国递交最后通碟前夕,跟日本周旋了三个多月,为袁世凯派人赴日摸清日本底线,发动国内报刊攻势以及联合美英俄等列强以对日本施压赢得了时间。

袁世凯还派人赴日摸清日本的真实要求,并利用日本国内各个政治势力之间的矛盾与日本周旋。这一策略主要从两个方面展开:。据曹汝霖回忆,派遣有日籍顾问贺长雄是他的建议,因为"有贺在明治初年设元老院时他是元老的干事,与陆奥宗光同事。贺赴日后,先后拜会了日本元老井上馨、山县有朋、松方正义。松方认为"五号一三四款有妨总统体面地位,亦非日本之利,当与山县协力忠告政府,并劝止勿用武力伤感情"。

信息公开化,故意泄露"二十一条"的内容和谈判过程,每次会谈后,报上都有谈判情况、后果,及日方的蛮横、并利用舆论形成反日风潮。如陆征祥在第六次会议期间对日置益解释他不能让步的原因是:"国民不能原谅"。泛日言论高涨时,日恫吓说"谈判万一决裂,皆系中国政府不取缔报纸之故"。

中日会谈期间,顾维钧按照总统指示,充当了中国政府和英美使馆的联络员,每次开完会后都会去见美国公使芮恩施和英国公使朱尔典。把有消息也透露给英美记者,以达到借英美舆论给日本施压的目的。4月15日国务卿布赖恩训令驻华大使芮恩施以非正式的方式向中日双方表明美国不打算放弃在华任何权益,也不要求中国接受别国侵犯它的主权的任何协议或条款。

5月4日上午,日本政府议决发出最后通牒后,下午召开元老会议征求意见,元老们对加藤的“独断专行”极为不满,拒不同意。表示:如果是为了满洲问题出兵,还有可说的,为第五号问题出兵,他们坚决反对。他还提议加藤亲自到中国去说服袁世凯。元老发表意见后集体离席,让内阁独自承担决策的责任。面对压力,当夜,日本内阁再次召开会议,删除第五号,制成最后通牒,征得元老同意后,于7日递交中国。

日本最终在1915年5月7日向中国外交部提出最后通碟,限5月9日午后6时前给予答复:"如到期不受到满意之答复,帝国政府将执认为必要之手段"。

袁世凯接文本后,手批:"顾问、兵器兵厂大损主权,中国政府决难承认。中国政府视之仍有影响主权之虑,故请全行删去,断难留此纠葛之点。

1915年 5月9日上午,外交部以电话通知日本使馆允诺,下午3时致送复书。5月25日两国外长签订了《民四条约》。我们将《民四条约》与"二十一条"原本相比就会发现,最后签订的文本实际上只有"十二条":原本中第五号的七条全部没有签订,第四号全部删除,第三号中的两条删除一条,第一、二号中的十一条最后签订的条文不是留待日后磋商",就是加进了限制条件。这些不得不说是袁世凯外交努力的结果,尽管不一定是最好的结果。的确己使中国的损失做到了尽量减少。

《民四条约》中关于山东的附件原文:

一、胶州湾全部开放为商港;

二、在日本国政府指定之地区,设置日本专管租界;

三、如列国希望共同租界,可另行设置;

四、此外关放德国之营造物及财产之处分并其他之条件、手续等,于实行交还之先,日本国政府与中国政府应行协定。相应照覆,即希查照。须至照覆者。

中华民国四年五月二十五日

对照“二十一条”第一号原文,的确己使中国在山东的损失减少了许多。

《民四条约》的确是在日本武力胁迫下签订的。从提出"二十一条"起,日本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威胁袁世凯。比如3月8日,日置益访晤曹汝霖,谓若于数日之内无满意之承认,恐生不测之事。同时,日本还不断地向山东和南满增兵,以示军事威胁。袁世凯曾向段棋瑞了解"为了保卫国土,中国军队能采取哪些行动",段的答复是:可以抵抗日本48小时,48小时以后,"听候总统指示。"在日本发出最后通碟5月8日的国务会议上,几乎所有的发言者都认为只有接受日本要求一途,独段棋瑞一人主张动员军队。实际上,袁氏此前也曾有过与日本一战的想法,早在3月23日他就对美使表露过:"我准备作一切可能的让步,但必须以不削弱中国的独立为前提。日本的行动可能迫使我采取另外一种政策。"然而鉴于甲午战争和八国联军入侵这两次战败后割地赔款的惨痛教训,袁世凯的确不敢轻启战端。诚如英国大使朱尔典所说:"中国的局势至为危险……我想大总统……知彼知己,绝不敢轻启衅端。听说陆军总长段祺瑞已经备战几个星期了,我不愿见他(大总统)遭此惨运。"

当时尚在美国留学的胡适在其日记中写道:"吾国此次对日交涉,可谓知己知彼,既知持重,又能有所不挠,能柔也能刚,此则历来外交史所未见。"著名近代史学者蒋廷黻也说:"关于二十一条的交涉,袁世凯、曹汝霖、陆宗舆诸人都是爱国者,并且在当时形势之下,他们的外交已做到尽头。"陈恭禄分析袁氏让步的原因说:"就国际形势而言,中日强弱悬殊,和战均不利中国,衔其轻重利害,决定大计,终乃迫而忍辱签订条约,何可厚非?"

《民四条约》签后,袁世凯诫国人说:"经此大难以后,大家务必认此次接受日本要求为奇耻大辱,本卧薪尝胆之精神,做奋发有为之事业。……埋头十年,与日本抬头相见,或可尚有希望。若事过境迁,因循忘耻,则不特今日之屈服奇耻无报复之时,恐十年以后,中国之危险,更甚于今日,亡国之痛,即在目前!"。袁决定将五月九日定为"国耻纪念日",并写入教科书,以待后来者奋发图强。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作为参战胜利国在巴黎和会上据理力争,并于1922年的华盛顿会议上废除了其中部分条款,并收回了山东青岛主权。《民四条约》内容不断被国民政府谈判改写,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才彻底废除。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