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是怎样一步步终结蒋家王朝的
2017-05-05 21:33:58
  • 0
  • 0
  • 52

      

蒋经国1988年1月13日,在台北七海新村寓所中辞世。至今中国大陆眼中的蒋经国仍显得陌生。随着时间的流逝,蒋经国的历史作用日益彰显,为台岛内外人们长久地怀念。2003年,马英九在蒋经国逝世十五周年的时候写过一篇追思文章,马英九说“15年来,在‘谁对台湾贡献最大?’的民调中,蒋经国始终高居第一。”

   按说,蒋经国是靠其父亲才一步一步走上权力顶峰的,并非中国人传统观念中的“创业之君”。在二十世纪蒋家还搞“世袭制”,蒋经国能做个“守成庸主”就不错了,离“历史伟人”相距甚远。

世界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孙中山的话,在蒋经国这里做到了。他亲手毁掉“蒋家王朝”.

1972年蒋经国出任“行政院长”。蒋介石已然走进个人的顺生日子中,颐养天年而不问世事,党、政、军大权实际上已经掌握在蒋经国手中。提出了“公开化”。决定除了国防经费、外交经费之外,国家政府预算一概公开。

任内,他推动“十大建设”,台湾经济发展迅速,使台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颁布“政治与社会革新”的八项要点,行政执行更为简廉有效。提出了“公开化”,决定除了国防经费、外交经费之外,国家政府预算一概公开。

在其主政台湾期间较重视本土人才,大量启用台湾本省籍官员,积极推行“本土化政策”。在其执政晚年逐步开始民主改革,即解除“戒严”、开放党禁和报禁,以及实行“民意机构改革”等,开启了台湾政治民主化之路。

1979年12月10日,黄信介担任发行人的《美丽岛》杂志集会游行,黄信介等主事者演说,与会3000多名群众情绪激昂,不断高呼“打倒特务统治!”、“反对国民党专政!”等口号。形势危急之下,蒋经国仍表示,如果出现民众骚乱,警察必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同时指示,派到现场的宪兵不携带武器。双方有备而来,冲突难以避免。在集会结束后,主事者以三辆宣传车开道,几千民众持木棍、火把开始游行。四周待命的警察上前强行阻拦,并用催泪弹驱赶游行队伍,民众则以木棍、火把、酒瓶还击,近200人受伤。1977年的《美丽岛》事件,虽然被蒋经国镇压下去,但蒋经国已经不敢对施明德等民主人士大开杀戒了,他要求法院“不得判任何人死刑”。

  蒋经国被指责软弱。在第二天的十一届四中全会中,许多主张改革的国民党人被解职。蒋经国也受到巨大压力,不得已大举镇压。152名党外人士以“涉嫌叛乱罪”被抓扣,聚集在《美丽岛》杂志周围的党外运动核心人物几乎被一网打尽。

“美丽岛事件”引致国际压力,蒋经国内外交困。用一句俗语,蒋经国里外不是人,他痛切地意识到,“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1984年10月,刚刚写完《蒋经国传》的作家江南在美国旧金山住宅中遭到枪杀。“江南命案”案发后,美国国家安全局展开调查,实施暗杀计划虽为台湾的黑社会竹联帮,但蒋经国的次子、与台湾情治系统过往密切的蒋孝武涉嫌其中。蒋经国有苦难言,他亲手缔造的情治系统长成如此怪物。但是,蒋经国仍坚定地说,只要他在,绝不允许台湾岛再流血。蒋经国为此改组情报部门,削弱其权力,不允许再把优秀学生派去情报部门工作。

蒋经国还对部下说,决心在今后一两年内推动全面民主改革。当时,蒋经国所要执行的改革计划主要包括三部分:改革国会,结束资深中央民意代表长期不改选现象;允许反对dang合法化;解除戒严。1986年3月,76岁的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

1986年9月,一百多名反对派人士齐聚被视为蒋家王朝象征的圆山饭店,成立“民主进步党”。情治部门的负责人还向蒋经国呈上了一份抓人名单。但蒋经国没有批准,他对幕僚们说:“使用权力dang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丢掉一网打尽的机会,听任反对党成立,蒋经国再度受到国民党党内保守势力的压力,但他不再为之所动。国策顾问沈昌焕说:“这样可能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平静地回答:“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1987月15日,台澎金马地区长达38年的“戒严”宣布解除,人民可以自由组党、自由办报办刊,台湾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8月23日,立法院通过新的“国家安全法”,在台湾实施了38年的戒严令宣告取消;1988年1月1日,台湾当局宣布解除党禁报禁;1月12日,国会改革专案小组通过了旨在结束外省人掌控台湾政治时代的草案。


在逝世前半个月,蒋经国不顾劝阻参加“行宪纪念大会”。似乎天意安排,这位革命家在这里跟人民做最后的告别,他没想到的是要经受民主化的洗礼。他坐着轮椅被推上台,尽管有如往常般的欢迎,但反对派人士高举“老贼下台”的布条、持续的抗议口号格外刺目。作为个人,他心里极为恼怒,“我一辈子为他们如此付出,等到我油尽灯枯时,还要给我这种羞辱,真是于心何忍。”但他仍表现出出贤明通达的历史形象,依然面带微笑。

蒋经国并非一位天生的民主人士。他有留苏12年的经历,也接受了共产主义的教导,有父亲家风家教,传统文化的影响,他个性温和,追求共识;他关心百姓疾苦,生活简朴廉洁。蒋经国承续了俄罗斯共产主义革命、传统中国宫廷“内圣外王”,美国民主价值、台湾本土经验四种资源,因而超越了单一的强人政治,权威政治。从这个角度上看,辛亥革命以来的成果他那里得到圆满。


革命开出了现代民主、自由和共同富裕。蒋经国早于戈尔巴乔夫完成了由独夫到伟人的跨越。这完全是我们中国人的现代成果。表明:拥有两千多年帝制文化传统的人民同样可以生活在民主制度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