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火种是怎样保存下来的
2017-08-01 10:53:01
  • 0
  • 0
  • 3


(本文根据中共新闻网。360资料编写)

1927,八一南长起义后,中共有了直接掌控的军队。1933年7月11日,江西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把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成立纪念日,1949后,将此纪念日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

起义之初,国内多数人都以为是当作一场司空见惯的兵变。

1927年7月15日,武汉汪兆铭政府知悉苏联顾问鲍罗廷欲分化国民政府以助中国共产党夺取武汉政府权力之策略后,决定分共。根据共产国际指示,中共总书记陈独秀停职,组成由张国焘、李维汉、周恩来、李立三、张太雷、瞿秋白等组成临时中央常务委员会,任命周恩来为前敌委员会书记,决定在南昌发动武装暴动。

8月1日南昌起义后当天,谭平山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名义,在南昌主持召开了国民党中央委员及各省区特别市和海外各党部代表联席会议,通过了国民党左派《中央委员宣言》,表达了拥护孙中山“三大政策”成立了由邓演达(未参与)、张发奎(未参与)、谭平山、陈友仁(未参与)、吴玉章、彭泽民、林祖涵、贺龙、郭沫若、黄琪翔、恽代英、江浩、朱晖日、周恩来、张国焘、叶挺、张曙时、李立三、徐特立、彭湃、苏兆征、宋庆龄(未参与)、何香凝(未参与)、于右任(未参与)、经亨颐(未参与)等25人组成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并推选宋庆龄(未到)、邓演达(未到)、谭平山、张发奎(时为国民党的第二方面军总指挥,中共有意争取其支持;起义军仍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番号)。贺龙、郭沫若、恽代英组成主席团,以谭平山为主席团主席,吴玉章为秘书长,林祖涵为财务委员会主席,张国焘为农工委员会主席,恽代英代理郭沫若为宣传委员会主席,刘伯承为参谋长,郭沫若为总政治部主任,贺龙为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兼第二十军军长,叶挺为前敌总指挥兼第十一军军长,朱德为第九军军长(第九军几乎是空架子)。以上实权职务几乎都是共产党人。

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仍然打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战旗,起义之初,国内多数人都以为是当作一场司空见惯的兵变。


国民党方面:1927年8月8日(齐日),由李宗仁领衔,白崇禧、蒋介石等附名向武汉发出求和的齐电。齐电承认他们“卤莽从事,过举极多”,声称“共党全退出党部,则党之只有整个善后,并无两派争执, 开一中全会,以促大会之进行”。电报要求武汉政府要人及早莅 临南京,“以践夙诺”。8月9日唐生智发表讨蒋通电,称蒋介石 “以军治党,以党窃政”,自立政府,要求海内忠实同志“共起 而平乱”。武汉方面并扬言:“一切均可磋商,对蒋氏个人,绝对不能相谅。”

8月13日,蒋介石发表《告中央各执监委员书》说:“本年七八月间,察知一般军人多不能认识党,不愿尊重党……中正以为情势至此,若再恋栈,即非党所任命之总司令,而将成武力之 傀儡。中正决不愿如此,故决然引退。” 同日,蒋介石辞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宣布“下野”。蒋 旋即取道宁波回奉化老家。支持蒋介石的胡汉民、吴稚晖、李石 曾、张静江、蔡元培等也宣布辞职,离宁赴沪。

起义后的大浪淘沙

南昌起义有多少人的参加?《毛泽东选集》第3卷(1991年版)记载:"1927年 8月1日,在以周恩来为首的前敌委员会的领导下,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率领在党直接掌握和影响下的军队两万余人,举行南昌起义。"

但据袁也烈的《八一的枪声》(1979年版)中记载:“1927年7月30日下午,在叶挺的领导下,第二十四师召开了营以上干部会,师参谋长在会上布置作战计划。敌人的兵力是朱培德一个警卫团、第三军两个团、第六军两个团、第九军一个团,共约六千余人;而我们的兵力却有三万!我们和贺龙同志率领的第二十军在一起行动,胜利是有绝对把握的。”

刘伯承在1928年中国“六大”上所作的关于南昌起义的报告是20500人,。近年有学者考证后,认为刘伯承在报告中所列的人数其中一部分并未参加起义,实际参加起义的为叶挺部5500人,周士弟部3000人,贺龙部6500人,朱德部500人,其它80人,共15580余人。

1961年周恩来参观八一起义纪念馆时说,起义军实际人数不到三万,只是号称三万。根据他当年的调查,认为少算了蔡廷锴部的5000人。


蔡廷锴被人所知,因为后来两件大事,一是因为他率领国民革命军十九路军在上海力抗日寇,二是1933年他在福建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政府”。1927年的南昌起义部队中,蔡廷锴任南下部队左翼总指挥。

蔡廷锴不是自愿参加起义的,当部队南下途经贤县时,率部脱离了起义军。蔡廷锴率部出走使起义部队南下计划受到严重挫折。

1927年9月,起义军在三河坝分兵,主力由周恩来、叶挺、贺龙、刘伯承率领,南下广东潮汕,朱德率部留守阻敌。起义军退至广东潮汕,蒋介石麾下干将薛岳率部协同粤军第11师陈济棠部阻击起义军。双方在汤坑展开了激战。这场战斗在南昌起义的历史中却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起义部队奋勇作战,将薛岳部4个团击溃,包围了薛岳的师指挥部,关键时刻,叶挺部的营长欧震阵前倒戈,薛岳抓住机会,与赶来增援的粤军向叶挺的起义军发动猛烈反攻。汤坑之战的失利,使起义部队南下广东建立革命根据地、重新北伐的设想被彻底击碎。

10月3日的流沙会议,是南昌起义的最后一次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当时他正发高烧,郭沫若回忆说,当时周恩来“脸色显得碧青”,简单总结。叶挺说:“到了今天,只好当流寇,还有什么好说!”党史专家们解释,叶挺这里所谓的流寇,是指开展游击战。贺龙大呼:“我心不甘!我要干到底!就让我回湘西,我要卷土重来!”

正在大家表态时,哨兵发现敌人尖兵,于是会议草草收场,众人分头撤退。混乱中,周恩来的身边只剩下了叶挺和聂荣臻,3人仅有的武器只是叶挺的一支小手枪。3人搭上一条小船,艰难地漂到了香港。

保留下火种的关键人物是朱德!起义之初,朱德手下兵不过500,顶多算一个营,比起叶挺、贺龙来相差甚远。在三河坝完成阻击任务后,朱德的部队已损兵过半,这时又传来南下部队失败的消息,部队军心涣散,各级领导纷纷离队。营长、连长更是成群结伙地拉着部队开小差,留下的人纷纷提出解散队伍,隐蔽起来。

严峻时刻,朱德担起重任,朱德成为这支部队的领袖。在天心圩军人大会上,朱德镇定地说:“大革命是失败了,我们的起义军也失败了!但是我们还是要革命。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他的主要助手是仅存的两位团职干部:团级政治指导员陈毅,团参谋长王尔琢。

天心圩整训后,收容了部分被打散的起义部队,人员增至800。此时,蒋介石下野赴日,粤、桂军阀混战爆发,导致粤、赣、湘的大小军阀都卷入了混战,部队得到喘息的机会。1但是,给养问题一直困难。

  此时,朱德想到了范石生,去函与范石生联系。朱德与范石生于1909年同时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都曾是同盟会会员,一起参加过推翻清朝专制王朝的辛亥革命、闻名全国的昆明“重九起义”、护国讨袁起义……当年曾是换帖兄弟。范石生任国民党第十六军军长,1927年由广西平马调防广东韶关和湖南汝城、资兴一带。十六军有四十六师、四十七师两个师。四十六师驻仁化城口。


朱德亲赴汝城见范,并提出合作的3个条件:一、本部编为一个团,不得拆散;二、本部政治工作保持独立;三、本团械弹被服从速补给,先拨一个月经费。并阐明:我们是共产党的队伍,党什么时候调我们走,我们就什么时候走。范完全答应。

朱德部队得以暂用“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团”番号,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部队,暂用“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二团”番号。朱德化名王楷(朱德字玉楷),名义任十六军参议、四十七师副师长兼一四○团团长。陈毅任一四○团政治指导员,王尔琢任团参谋长。

 当时朱德部只有七八百人,却按一个团的编制足额配备军需物资,装备有俄式重机枪2挺、手提轻机枪4挺、驳壳枪120余支、步枪500余支,补充了6万发子弹,士兵得到薪饷。每人发给一套冬装及毯子、背包带、绑腿、干粮袋等。洋镐、十字锹、行军锅、木桶等,均予补充齐全。 士气为之一振。

1928年初范石生从广州派秘书杨钟寿专程到犁铺头给朱德送了一封紧急密函,催促朱德率部从速离开。原来是蒋介石复出后已得知南昌起义余部动向,下令就地解决,并派方鼎英的十三军及桂系黄绍 雄在仁化一带监视范军……范石生送来5万块现洋,佯装追击。

1928年4月28日,朱德带队伍上了井冈山。

16军之后被缩编,缴械。范回云南老家行医为生。1939,3月17日被仇家暗杀。1949后,朱德去云南,对范氏后人曾有过慰籍。


南昌起义的火种由此不灭。800人中,走出朱德元帅、陈毅元帅、粟裕大将等一大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流名将,

1955年授衔的将帅中,有8位元帅、4位大将参加南昌起义。(这还不算未被授予军衔的周恩来等)

8位元帅有:

1927年8月1日凌晨,在南昌指挥起义作战的有3位:第二十军军长贺龙;指挥部参谋团参谋长刘伯承;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兼南昌市公安局局长朱德。

8月2日拂晓,从回马岭又赶回了两位:前委军委书记聂荣臻;第四军25师73团3营7连连长林彪。

8月10日,时任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政治部准尉文书的陈毅从九江赶上来。起义时,在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内,还有两位后来的解放军元帅--叶剑英和徐向前。

起义发动前,时任张发奎第二方面军第四军参谋长的叶剑英,利用与张发奎等人的关系,探知贺龙、叶挺等人将要被扣留,解除兵权。他马上约了叶挺、贺龙、廖乾吾和高语罕4人到甘棠湖划船。正是在这艘小船上,叶挺、贺龙得知了自己的危险处境,最终定下了起义的决心。

4位大将分别是

陈赓大将,与周恩来共赴南昌组织起义,起义中负责政治保卫工作,后来起义部队南下,他在贺龙的第二十军3师6团任1营长。

粟裕大将,起义时为十一军的一名班长,起义中跟随部队警卫设在江西大旅社的革命委员会。

许光达大将,时任第四军炮兵排长。

张云逸大将,时任第四军25师参谋长,未暴露身份公开参加起义。他说服张发奎,让共产党员卢德铭出任第二方面军警卫团团长,这个团虽然没有赶上南昌起义,却在后来参加了秋收起义。南昌起义当天,张云逸还掩护了共产党员、25师73团团长周士第,使起义部队又多了一支生力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